一生多舛,被蘇東坡嘲笑是“寒號鳥”,他真的太難了!

    苦難如孟郊者,整部文學史中也不多見。

    有窮者孟郊,受材實雄驁。……酸寒溧陽尉,五十幾何耄。孜孜營甘旨,辛苦久所冒。……

    ——韓愈《薦士》節選

    韓愈不愧是孟郊的畢生知己,用一個“窮”字,道盡了孟郊的一生。

    圖源:菊齋高清書畫庫

    跟很多著名的唐代詩人不同,孟郊并沒有顯赫的家世。他父親孟庭玢只是個小小的昆山尉,在孟郊兄弟三人出生后早早就去世了,孟郊是被寡母裴氏一手拉扯大的。可想而知,身為長子的孟郊承擔著家庭什么樣的期望。

    已經很難推斷孟郊初入長安應進士試的時間,但是當他踏進繁華的長安,一定也跟所有的舉子一樣,懷抱著最天真、最宏偉的夢想。

    孟生江海士,古貌又古心。嘗讀古人書,謂言古猶今。作詩三百首,窅默咸池音。騎驢到京國,欲和熏風琴。……

    ——韓愈《孟生詩》節選

    他知道自己寫得一手好詩,然而唐朝雖以詩賦取士,卻也不是單憑文采就能考得中的。

    唐朝科舉慣例,考卷并不糊名,考官閱卷時可以看到考生信息。更重要的是,進士的取錄標準,不僅取決于舉子的試卷成績,主考官往往還會考慮舉子平日的名聲,以及各方名人的推薦。出生名門、善于交際的舉子,考中的可能性自然就大些。而孟郊這樣“諒非軒冕族,應對多差參”的寒士,在考場中的待遇也就可想而知了。

    拔心草不死,去根柳亦榮。獨有失意人,恍然無力行。

    昔為連理枝,今為斷弦聲。連理時所重,斷弦今所輕。

    吾欲進孤舟,三峽水不平。吾欲載車馬,太行路崢嶸。

    萬物根一氣,如何互相傾。

    ——孟郊《感興》

    不過他當然不會就此放棄。他家里還有多病的老母,年幼的弟弟,他爭取的不是自己的前途,而是家族的生計。

    第二年他再一次走進考場,然后是第三次,第四次。

    一夕九起嗟,夢短不到家。兩度長安陌,空將淚見花。

    ——孟郊《再下第》

    曉月難為光,愁人難為腸。誰言春物榮,獨見葉上霜。

    雕鶚失勢病,鷦鷯假翼翔。棄置復棄置,情如刀劍傷。

    ——孟郊《落第》

    自念西上身,忽隨東歸風。長安日下影,又落江湖中。

    離婁豈不明,子野豈不聰。至寶非眼別,至音非耳通。

    因緘俗外詞,仰寄高天鴻。

    ——孟郊《失意歸吳因寄東臺劉復侍御》

    關于孟郊共應試幾次說法不一,最多的說他曾落第六次。

    難以想象,一次次的希望和失望,一次次被讀書人唯一能證明自己的朝堂拒之門外,是怎樣的屈辱和折磨。

    不考自然也是可以的。

    回家去,面對母親和弟弟眼中的失落,面對困窘的家境和黯淡的前途,面對自己畢生才學白白浪費的結局。

    圖源:菊齋高清書畫庫

    孟郊選擇再考。

    然而就像白居易初入長安時面對的調侃所說,“長安米貴,居大不易”,路費、食宿、還有必不可少的為了增加知名度而進行的干謁和交際,這些都需要錢。他不得不把生存的需求壓到最低,甚至到了衣食不繼的地步。

    所幸的是,貞元十二年,他終于考中了。

    昔日齷齪不足夸,今朝放蕩思無涯。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

    ——孟郊《登科后》

    后人說這是孟郊“生平第一快詩”。

    有人譏諷:

    “年五十始得一第,而放蕩無涯,哦詩夸詠,非能自持者,其不至遠大,宜哉。”

    然而孟郊又有什么錯?他被壓抑得太久了,在得意忘形的背后,是一個懷才不遇的貧寒書生半生的悲苦。

    登第后,他被任命為溧陽尉。雖然只是一個小官,但也可以衣食無憂了。他把母親接到溧陽,在迎接的路上寫了那首著名的《游子吟》:

    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孟郊《游子吟》

    寸草如能出頭,也算是報了三春暉。

    孟郊的母親在幾年后去世。能看到兒子前途有望,她應當是含笑而逝的。

    也許應當慶幸她去世得早,沒有看到孫子們一個個夭折。

    厄運總是在孟郊身邊徘徊。他有三個兒子,先是十歲的大兒子去世,接著兩個小兒子先后撒手人寰。對一個年老的父親來說,這該是怎樣摧心裂膽的痛苦。

    一閉黃蒿門,不聞白日事。生氣散成風,枯骸化為地。

    負我十年恩,欠爾千行淚。灑之北原上,不待秋風至。

    ——孟郊《悼幼子》

    元和九年,孟郊結束了他苦難的一生,年六十四。

    他一生的悲哀都在他的詩里,饑寒交迫的處境,懷才不遇的憤怒,痛失親人的悲傷,一字一句都是血淚鑄成的。

    難怪一生樂觀豁達的蘇軾嘲笑他的詩像“寒蟲號”。

    然而誰說詩就不能“寒”?孟郊的坎坷人生磨礪了他的詩才,造就了他“埋泉斷劍,臥壑寒松”般的詩歌品格。他用自己的血肉打磨苦難,在琳瑯滿目的唐詩寶庫中增加了一顆光彩奪目的珍珠。

    孟郊的終身好友韓愈說過:

    “夫和平之音淡薄,而愁思之聲要妙,歡娛之辭難工,而窮苦之言易好也。”

    也許上天給孟郊以苦難的命運,就是為了證明苦難的價值。

    作者:殊春

    本文來自投稿,為菊齋原創文章。

    圖片來源已標注。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四月的猴H  > 待分類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一生只有一天舒心日子的大詩人孟郊那天有多舒心?
孟郊:一首《游子吟》,刷爆2000年前朋友圈
《游子吟》:慈母手中線,游子身上衣
烈女貞潔人可敬,孟郊吟詩以矢志,詩囚一生的心靈歸宿
孟郊和賈島:苦吟詩人,人生也“苦吟”
【唐詩成語33】孟郊之“春風得意”:一朝春風得意,一生寒風吹徹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二分彩是骗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