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湘賣衛生巾賺1000萬,快手主播干翻雅詩蘭黛:這個世界早就變了

      “湘姐絕不讓你吃虧,買就對了。”

      李湘直播收入超1000萬。

      在淘寶直播間里,

      李湘帶著貴婦般雍容大方的笑容,

      嘴里說著一套熟練的推銷說辭,

      手里的衛生巾被撕來撕去。

      看到這,媒體圈集體高潮了!

      放眼過去,全是:

      “富婆李湘直播買衛生巾,怎么混的這么Low?”

      諸如此類的標題比比皆是,

      更有不少人在微博惡意評論。

      在普通人的眼里,

      明星是高貴的,有身價的,有排面的,

      如今,李湘們卻和直播用戶打成一片,

      賠笑賣貨,這確實容易被人議論。

      李湘看到這些“新聞”,

      不僅把微博名改為「主播李湘

      更是很有氣魄地回敬了一條微博。

      意思是說:

      貴婦的生活太清閑,我李湘就是要找點事干。

      你們這些噴子要是也閑著沒事,

      就來我的直播間里花花錢。

      「李湘淪落」這件事,遠遠沒有說的這么簡單。

      「淪落」二字,很耐人尋味。

      它有兩層意思:

      一層是,李湘名氣大不如以前,

      現在通過直播賣貨,賺錢養家。

      另一層是,直播間這么Low,

      明星怎么能到直播間里來呢? 

      在有些人看來,明星不好好混娛樂圈,

      卻跑來“街頭賣藝”,這就是晚節不保。

      看似是罵李湘low,

      本質上針對的不是明星,

      而是針對直播這個行業。

      在「電影>電視劇綜藝直播」的鄙視鏈上,

      直播,就是原罪。

      前幾天,我在豆瓣的電影區,

      認識一個男生,

      他在英國讀碩士。

      一次偶然提到,我有時會在快手上看看直播,

      覺得上面有些人挺有趣的。

      聽完,他愕然了,說:

      電影不好看嗎?

      英劇不過癮嗎?

      為什么要看這么Low的東西?

      不等我解釋,接著就把我拉黑了。

      其實,很多人和這個男生一樣,

      帶著有色眼鏡看待直播,

      這種習慣性的偏見,本身是一種無知。

      說一個聳人聽聞的微博:

      這位電商從業者說,

      在淘寶C店和天貓旗艦店中,

      嬌蘭、海藍之謎等國際一線產品牌在內的所有化妝品牌,

      都干不過一個叫辛有志的快手直播。

      美妝店鋪的排行榜上,辛有志排名第一。

      排名前30的店鋪里,就有4家快手網紅店。

      看完之后,覺得悚然嗎?

      這位朋友不忘感慨了一句:

      難道全球性的集團公司和科班出身的銷售團隊,

      干不過快手直播嗎?

      或許,從數據上看,言過其實,

      但從行業形勢上看,毫不夸張。

      近年來,雅詩蘭黛、SK2等大品牌在銷售量上,

      漸漸被一些名不見經傳的本土品牌趕超,

      這些本土品牌背后是一個個坐擁億萬粉絲的主播。

      上面提到的快手直播辛有志,

      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

      辛有志,

      一個來自于黑龍江省的普通農村子弟。

      2015年,他借著快手的東風,直播賣貨。

      現在粉絲過2600萬,自創「辛有志嚴選」等品牌,

      并與無數明星成為合作伙伴。

      前段時間,郭富城降臨辛有志直播間,

      5秒鐘,狂甩16萬瓶洗發水。

      這樣的數據足夠讓人震撼。

      你可以說快手低俗,說本土美妝產品劣質,

      說辛有志和李佳琦他們一樣,只是一群幸運的草根,

      但你不能反駁的是,

      他們就是過得比你好。

      不是因為他們比你幸運,

      而是因為比你更努力。

      現實中,總會有一些人,

      追求高級、格調,要做「社會貴族」,

      他們站在鄙視鏈的頂端,向你兜售精英文化,

      否定著你的出身和教養。

      前段時間,田女士出版了一本新書,

      叫做:《三代人才能培養一個貴族》。

      在書中,她毫不掩飾地表達了對英國貴族文化的向往:

      我需要WiFi密碼時,

      管家用手托著一個小銀盤,

      就像《唐頓莊園》里的場景那樣,

      不是直接遞給你,

      而是把銀盤非常優雅地轉到我面前,

      銀盤上放著一張折疊得非常精巧的紙片,

      打開來就是WiFi密碼,

      神奇的是,管家為你服務的過程都是無聲的。
      看完后,我不禁虎軀一震。

      類似這樣的描述,在書中比比皆是,

      無一不是對英國貴族文化de 跪舔。

      想想真是可笑至極!

      當然,習慣站在鄙視鏈的頂端的有錢人,

      的確會發出“何不食肉糜”的荒謬感嘆。

      只是,我們平凡人身邊,

      也總有一些站在鄙視鏈頂層,

      尋找優越感的「精神貴族」,

      他們嘴上喊得很響,

      生活里,也不過是個平庸的Loser。

      我的前同事小依,

      就是一個極其厭惡電商直播的女孩,

      每次我給她安利某某主播的推薦好物時,

      她總是一臉嫌棄,避之不及,并且還游說我:

      少看這些東西!

      這些主播推薦的雜牌子沒一個能打的,

      還是大品牌信得過!

      當然,她也未必買得起大品牌的產品。

      為了追求“高端產品”,她最喜歡做的事,

      就是翻遍所有種草博主的微博,

      只為找到某某牌的折扣優惠券。

      她還不喜歡瑞幸coffee,

      覺著這種2元一杯的廉價感,

      丟失了咖啡的古典和從容。

      所以,老牌的星巴克才是她的心頭好。

      每天,一杯30元的美式拿鐵,

      讓她帶著自信開始一天的工作。

      可惜,臨近月底,囊中羞澀,

      咖啡錢全被拿去給名牌化妝品墊補了。

      她只好拿出早就積灰的星巴克城市杯,

      從我這里借一條雀巢速沖咖啡。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她欣賞著鏡中自己精致的妝容,

      從容地抿一口咖啡。

      濃郁的咖啡香,勾起她嘴角的笑意。

      其實,我很想告訴她:

      這盒雀巢,

      是我媽上周從拼多多上郵給我的…

      我們身邊不乏像“小依”這樣的人:

      在生活里,懟天懟地,

      站在鄙視鏈的頂端上,不可一世;

      在收入上,卻高不成低不就,

      還要維護著脆弱的“格調生活”。

      十月一小長假剛過兩天, 

      打開朋友圈,各種景觀照、旅拍全砸在我臉上,

      什么慕尼黑的啤酒節,

      什么馬爾代夫看日出……

      足不出戶,就可以領略異國風情。

      正當我刷著朋友圈來勁的時候,

      突然看到一位朋友轉發的文章:

      《黃金周旅游鄙視鏈》。

      文章中赫然寫到:

      出境游國內游周邊游回鄉游室內游

      我無地自容。

      像我這種窩在家里碼字、朋友圈七日游的人,

      果然是最low的。

      我還是有點虛榮心的,

      準備訂一張去北京的機票,

      在天安門看升旗。

      正好看到一個做微商的朋友私聊我:

      60元,環游世界?滿地球打卡?

      生活,就是這么魔幻現實。

      當你也想找找優越感,

      格調一把的時候,

      卻發現這種“格調”真的廉價!

      城市鄙視鏈、行業鄙視鏈、薪酬鄙視鏈、相親鄙視鏈……

      無數的鄙視鏈浮出水面,

      將我們層層分割,無人幸免。

      今年夏天,爆款綜藝《樂隊的夏天》,

      把音樂圈鄙視鏈重新拉回大家視野里。

      痛仰、新褲子等一眾搖滾老炮,

      看完鹿先森樂隊的《春風十里》后,

      對他們的民謠嗤之以鼻。


      張亞東也講,

      鹿先森此類的音樂作品從未打動過他,

      而是水平的確比較低。

      雖然事后,高曉松圓場說:

      玩某個風格不會被鄙視,玩得爛,會。

      但是搖滾看不起民謠,民謠看不起流行, 

      這樣的事實確實存在。

      今年5月,周杰倫的巴黎演唱會,

      有粉絲點歌《學貓叫》,

      周杰倫勉為其難的唱了幾句。

      之后,流行樂對抖音神曲的討伐達到了高潮。

      不少人diss抖音歌曲:音樂圈的敗類。

      古典樂>搖滾樂>民謠樂>流行樂>抖音神曲,

      這樣一條音樂品味鄙視鏈就形成了。

      直播行業的競爭,是你無法想象的。
      這種競爭的強度,不亞于考公務員、考研究生、應聘世界500強,
      「一將功成萬骨枯」,就是最好的形容。
      如今,李佳琦被江蘇師范大學聘請,擔任淘寶寫作與傳媒課程的講師,時常回學校上課。
      你覺得,江蘇師范大學會說直播low嗎?會說李佳琦lwo嗎?
      李佳琦也想不明白,
      為什么改變自己命運、帶來財富的直播,
      竟然是鄙視鏈的最底層。
      李佳琦更想不到的是,
      曾經在直播間里罵他“娘”的爺們兒,
      最近開始有些苦惱,
      因為爺們兒的女朋友,對他的直播愛不釋手。
      看完還說:
      你看他皮膚多好,說話多溫柔,
      不像你一臉胡子茬子…
      今年,鹿特丹國際電影節的金虎獎頒給了一部華語紀錄片,
      叫《完美現在時》。
      導演是朱聲仄,一個美國華裔,
      他選擇用記錄片的方式,記錄一群靠直播吃飯的普通人:
      有酷愛MJ的搬磚工人,
      有愛笑的理發廊小妹,
      有不務正業、只會尬聊的老大爺…
      片中有個面部被嚴重燒傷的男人,
      說了幾句話,讓我很有感觸:
      被燒傷了,沒法找工作,就在這和大家聊聊…
      他們需要直播,對于找不到工作的殘疾人來說,
      靠直播可以吃口熱飯。
      對李佳琦這樣的年輕人來說,
      直播可以實現夢想。
      這些被定義在鄙視鏈底層的人們,
      都想改變命運,做生活的強者。
      然而,有些人躺在床上玩手機的人,
      總會自鳴得意,隨便把“low”貼到別人臉上。
      你不看直播,你不玩快手,
      不用拼多多,不喝瑞幸coffee,
      你很有格調,你很高貴,
      但你要知道,世界并不是這樣…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小酌千年  > 悅讀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消失”的一線明星,都變成了賣貨網紅
主持一姐慘變賣貨主播,大力吆喝推銷衛生巾炒鍋,這是有多缺錢?
多名網絡主播被曝偽慈善
下海當網紅:明星的降維生存?
李湘轉型淘寶主播背后:明星直播帶貨成完整產業鏈
李湘、柳巖直播賣貨,是貴婦閑來無事,還是真的缺錢?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二分彩是骗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