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載:一個寒門學子苦讀成唐朝宰相,最終卻把自己搞的抄家滅族!

    論出身,縱有富貴與貧賤之分。

    看結局,只有橫死與善終之別。

    顯赫世家,不乏才干子弟。

    微末寒門,亦出不屑兒孫。

    元載,這位孤寡家庭走出來的貧寒學子。前半生堪稱屌絲逆襲之典范,后半生卻淪為貪腐奢華的心欲奴仆。

    少時屈辱,是他晝夜苦讀的動力。

    榮耀加身,瘋狂彌補兒時的缺憾。

    每個人生都有缺憾,唯有讀書可以治愈。當這項活動承載了過多欲望,就會不由自主的繞過真理,字里行間盡是狡詐權謀...

    最終等待他們的只有毀滅,自古至今從無例外。

    元載本來不姓元,他和老爹都姓景。

    老景是個臨時工,主要負責給王爺家的大老婆收租。達官貴婦們能在長安城里擺闊,全靠封地百姓的無償供奉。

    他不光給自己弄了幾畝地,還有額外的收租返點獎勵。唐玄宗登基后大搞民生改革,景家的生活水平直線下降。

    先是侵占的良田被收回,接著又是大唐降低稅點。

    老景只得一門心思撲在收租工作上,每年都能超額完成任務。王爺的老婆經常口頭表揚,卻舍不得給他漲工資。

    為了討老板歡心,老景咬咬牙說道:兒子,咱們以后跟著夫人姓元吧!

    元載4歲時母親死了,父親只能帶著他上班。

    從苦口婆心到扒房牽牛,元載見慣了基層工作的套路。他不明白老爹號稱收租小能手,日子過得還不如種地農民。

    因為權利被關進籠子時,皇帝想給親娘立塊碑都不行(見秦嶺一白.唐玄宗篇)。

    李隆基為了打造開元盛世,大幅提升勞動群眾和讀書士子的地位。那些不產生直接效益的管理人員,真的變成了人民公仆。

    老元感覺被時代拋棄了,他托人將兒子塞進一所重點學校。原本微薄不堪的家底,直接掉到赤貧線以下。

    欣慰的是,元載的學習成績非常好。

    上課時,他是師生眼里的學霸。

    吃飯時,他躲在角落里啃窩頭。

    沒錢買紙,他半夜跑去墳頭拾黃紙。

    有空讀書,他鉆進圖書館博覽群書。

    多年苦學,元載的文章越寫越漂亮,而且精通諸子百家中的道學。這段貧寒而充實的歲月,將成為他一生最堅硬的基石。

    道家看似清靜無為,實則包涵著超高智慧。然而道分陰陽,智慧的另一種體現就是權術,區別僅在于應用的方式。

    元載顧不上理論研究,只想通過讀書逆天改命。

    18歲那年,他和同學們去參加鄉試。有人坐著私家車、有人合伙包車去考場,元載是背上干糧獨自走著去的。

    呼吸著馬車疾馳而過的滾滾煙塵,元載連個一次性口罩都沒有。走累了就坐路邊給自己打氣:好好考,你才是最棒的!

    落榜!連續十年的落榜!

    元家爺倆整夜長吁短嘆,因為日子越來越難過了。

    老元已經老了,連扒房牽牛的力氣都沒了。

    小元也不小了,連個二手的媳婦都娶不上。

    大英雄手中槍翻江倒海,擋不住饑、寒、窮三個字。英雄至此也未必英雄,何況手無縛雞之力的窮書生。

    元載很迷茫,多年埋頭苦讀卻考不上功名。他不知道自己的前途在哪里,甚至羨慕打小學種地的隔壁小王。

    742年,唐玄宗開辦小類目考試,專門錄取精通老莊學說的人才。

    元載又背著窩頭走向考場,一路上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走累了就坐在路邊給自己打氣:再考不上,就滾回去種地!

    那一年,元載已經29歲了,黃土都埋到大胯了。

    面對最擅長的道學題目,元載頓時猶如老子附體。他的卷面成績高達97分,畢竟還有三分歸元氣。

    雖然不是國家統招考試,上榜也同樣有官做。新平縣尉的任命書送到后,元家的破院子里擠滿了熱心村民。

    我老早就說過,小元肯定能中啊。

    我娘家的孫女,小元啥時見面呀。

    我舅家的外甥,能給小元當保鏢。

    扯淡!你舅的外甥不就是你自己么?

    ......

    元載看著他們嗑藥般的熱情,不禁想起多年來承受的冷漠。他每次考試都走著去,是因為在村里借不下盤纏。

    錦上添花眾人趨,雪中送炭仁者稀。詩書滿腹的元載明白這個道理,一邊微笑一邊客氣著送走村民。

    關上大門,元載欣喜若狂地蹦回屋內。興奮之余環視著家徒四壁的寒酸破敗,又忍不住蹲在地上抱頭大哭。

    他望著桌上的靈位哽咽道:爹,您兒子終于出息了!

    元載在崗位上認真勤奮,對過路的領導熱情招待。

    和有才的人相比,他是最謙虛的。

    和謙虛的人相比,他是最細心的。

    和細心的人相比,他是最有才的。

    這位艱難坎坷的貧寒學子,內心深處比常人多了份壓抑。他沒有任何背景可以依靠,唯恐做錯事情被擼回老家。

    辛苦勞累沒什么,只要大佬們開心就好!

    辦事周到人緣又好,元載的名聲漸漸傳開了。韋鎰、苗晉卿是當過宰相的人物,調任地方時點名要元載當副手。

    判官、大理評事、大理司直...元載靠著小心謹慎而一路高升,連當朝名將王忠嗣都不得不將女兒嫁給他。

    其實,老王打心底瞧不上元載,因為門不當戶不對。但是王韞秀偷拿戶口本領了結婚證,還把生米煮成了鍋巴飯。

    這是跨越階層的愛情,還是尋求內心的安全感,恐怕連元載自己也說不清楚。

    755年,安史之亂爆發,唐玄宗帶頭跑路。

    元載跟著王家躲避到江南,淪為吃軟飯的上門女婿。大舅哥們的臉色越來越難看,他吃飯時都不好意思夾塊肉。

    那股熟悉的屈辱感又回來了,就像13年前走向考場時的羞憤。雖然王韞秀很關愛他,卻只會用豪門貴胄的思維模式。

    元載壓抑了大半輩子,謹小慎微的心念終于崩塌了。

    他給認識的人狂寫求職信,經過李希言舉薦才當上刺史。由于工作業績顯著,又被唐肅宗召回長安任度支郎中。

    臨走之前,元載在王家的院墻上寫了首詩。既要長舒胸中積攢的惡氣,也順便用來和妻子訣別。

    《別妻王韞秀》

    年來誰不厭龍鐘,雖在侯門似不容。

    看取海山寒翠樹,苦遭霜霰到秦封。

    王韞秀不愧是將門虎女,看完沒有半分女兒嬌憐。她提筆給丈夫回了首詩,然后開著豪華馬車趕往長安。

    《同夫游秦》

    路掃饑寒跡,天哀志氣人。

    休零離別淚,攜手入西秦。

    當一個人擁有足夠的才學,為善或者為惡僅僅只在一念之間,并且能夠轉化自如。

    元載開會時積極發言,經常讓皇帝刮目相看(占奏敏給,肅宗異之)。升任戶部侍郎后,主管多地錢糧事務。

    不分正邪善惡,只求富貴綿綿。

    無視天道因果,只圖權勢滔滔。

    唐肅宗病重期間,國家大事由李輔國說了算。元載用不著刻意巴結,就被老李主動提拔為京兆尹。

    這個死太監學人家娶媳婦,還是元載同族的妹子。元載仗著這層關系赤裸裸的說:長安市長沒意思,給哥們弄個宰相干干。

    公元762年,49歲的元載當了宰相,一直干到家破人亡才離職。

    唐代宗繼位后,李輔國的權勢一天高過一天。他整天在新老板面前說好話,給元載疊加了一大堆新頭銜。

    即便爬到金字塔上層,元載的骨子里依然害怕犯錯。本著“無過便是有功”的原則,將難啃的工作全部踢給小弟。

    劉晏、楊炎等人,就是這樣被重用起來的(見秦嶺一白.劉晏篇)。

    元載自從不干實事以來,重心不由自主的轉移到察言觀色上。

    有次召開高層會議,李輔國大喇喇的說:大家但內里坐,外事聽老奴處置。聽的唐代宗老臉一黑,拉的比驢臉都長。

    元載將這些都看在眼里,卻并未給李輔國半分提示。連王家的親岳父都靠不住,更何況這位遠房的小妹夫。

    李輔國不是一個好人,卻是對唐代宗和元載有恩情的人。經過他倆聯合密謀,老李被刺客捅死在自家炕上。

    從這一刻起,元載的學識徹底轉化為權詐之術。

    編寫《南華通微》十卷、《周易》集注百卷,監修《玄宗實錄》、《肅宗實錄》。

    收買皇宮內的太監,所有機密文件都按字數付費,連皇帝一晚上幾次廁所都知道。

    唐代宗每冒出一個新想法,都能與元宰相的提議嚴絲吻合。搞的皇帝還以為遇上知音了,對他愈加信任寵愛。

    然而,這世上所有的恰到好處,幾乎都出自于刻意安排。

    繼李輔國之后,元載成為新生代的當朝權貴。

    窮人站在十字街頭耍十把鋼鉤,鉤不著親人骨肉。

    有錢人在深山老林耍刀槍棍棒,打不散無義賓朋。

    元家天天擠滿了熱心公民,連排號紙都不夠用。和當年只會說好話的窮村民不同,這幫人是真有錢。

    元載自幼嘗盡人情冷漠,終于感受到權錢的熱情奔放。至于書本中的做人道理,統統轉化成玩人伎倆。

    他開始大肆斂財,還讓媳婦和兒子們去報考會計證。凡是上門求辦事的人,按照刷卡和現金業務排成兩隊。

    顧繇實名舉報,被他趕回老家種地。

    魚朝恩當眾羞辱,他卻能笑臉相迎。

    有仇當場就報,打不過的就玩權術。

    老魚你別囂張,我這就去找皇帝大哥弄死你!

    唐代宗也拿魚朝恩沒辦法,因為這個死太監手里有兵權。

    770年,元載將權術發揮的淋漓盡致。“將欲取之,必先予之”的道理,被他改造成滴水不漏的連環殺人計。

    他暗中收買魚朝恩的親信,又給他們升職來向老魚示好。然后以皇帝的名義請客吃飯,在酒席上將魚朝恩砍成了剁椒魚頭。

    唐代宗很開心,找回了皇帝的尊嚴。

    元載很開心,掃清撈錢路上的障礙。

    沒有對手的制約,元載的欲望也失去了邊界,開始覺得同事們都是低能兒(以為文武才略莫己若)。

    他向皇帝要來六品以下官員的任免權,給家人增加創收新項目。大字不識幾個沒關系,只要錢到位就有官做。

    元載,已經徹底迷失在權錢交易活動里了。

    當時,吐蕃偶爾跑到甘陜地區打秋風。

    元載提議在黃河岸邊修建都城,讓皇帝秋冬兩季住新家。大家不用在長安城里擔驚受怕,吃黃河烤魚也方便。

    他以為皇帝肯定會批準,手續不齊就開工建設了。

    唐代宗原本覺得建議不錯,但是聽說皇宮規劃圖還沒搞出來,元載的私人河景別墅都已經翻新兩遍了。

    皇帝怒了,將建設方案直接否決。

    元載慌了,感到莫名的惶恐不安。

    他撿起荒廢多年的實學才干,主張在隴右修建抵擋吐蕃的防御帶。還提前派人考察規劃,核算項目成本。

    元載的方案里包含水源、糧食、兵力等各項細節,極為罕見的不吃一毛錢回扣,結果還是被皇帝拒絕了。

    因為田將軍說了句話:興師料敵,老將所難,陛下信一書生言,舉國從之,誤矣。

    元載明顯感覺到皇帝的疏遠,卻深陷在龐大家產中難以自拔。

    城內有兩座宅院,無比豪華壯麗。

    城外有百畝良田,自帶農家別墅。

    家中有藝伎百人,質量堪比皇宮。

    兒子們爭養小妾,互相攀比奢華。

    唐代宗將元載喊進宮,并拿出一厚摞舉報文件。皇帝感念他鏟除了兩位專權太監,希望他能有所收斂。

    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這位寒門宰相爭盡天下權錢,若是此時認慫只能招致更強烈的反攻。

    畢竟錢這個東西,宰相霸占的多了,別人就拿的少了。

    元載已是騎虎難下,那張龐大的利益網到處都是罪證。他如果出事了,只是槍斃一次還是一百次的區別。

    看到元載被皇帝冷落,家里吃閑飯的門客開始跑路。這幫馬后炮現在才裝高人,還給老東家留了首詩。

    城南路長無宿處,獲花紛紛如柳絮。

    海燕銜泥欲作窠,空屋無人卻飛去。

    元載看完后抱頭大哭,卻依然不耽誤撈錢事業(載泣下而不知悟)。他像是個溺水的人,肚皮都快撐爆了卻還在拼命喝水。

    其實,元載已經奔潰了。如果晚出生一千多年,他或許還能和徒孫們組團移民。

    公元777年,李少良上書彈劾,被元載當街砍死。

    大臣們開會時不敢說話,只能偷摸朝著攝像頭努努嘴,然后用眼神交流:你懂的(道路目語,不敢復議)。

    面對這幫眼珠子亂轉的啞巴下屬,唐代宗終于怒了。

    皇帝派金吾大將軍將元載關進政事堂,接著將元家黨羽全部打入大牢,讓劉晏等人連夜徹查審理。

    王韞秀和三個兒子被殺,元載也被逼自盡。這位自小窮怕了的大唐宰相,終于把自己搞到斷子絕孫。

    他捧著散發出森森寒光的短劍,嘴里喃喃道:隔壁小王應該都抱上孫子了吧。

    朝廷派人去抄家,從元載家里搜出八百石胡椒。這種進口食品市值比金子都貴,皇帝烤串時都舍不得多放。

    唐代宗暴怒,下令挖開元載祖父和父親的老墳,將尸骨拖出來棄之荒野。聽說還有個自小出家的女兒,就抓到宮里當奴仆。

    唐德宗繼位后,元真一才知道抄家滅族的事情。

    她在皇帝面前哭的昏死過去,太監們覺得不成體統要將她拖出去。唐德宗擺擺手說:安有聞親喪責其哀殞乎?

    元真一清醒后被扶出去繼續干活。

    4歲喪母,生活貧寒困苦。

    29歲中榜,工作謹小慎微。

    42歲失業,淪為軟飯女婿。

    49歲當宰相,發瘋般圈錢。

    64歲自盡,元家斷子絕孫。

    這就是元載的故事,一場被讀書反噬的悲劇。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秦嶺一白  > 歷史人物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四字經》
27本文學名著的最后一句話
李健:讀老子的點滴體悟
【風水論宅形知識之06什么是風水煞氣】
女生一輩子要讀的書
生活服務
二分彩是骗人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