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每個男人都覺得自己還不夠高?

    「今天你穿增高墊了嗎?」

    前段時間在《中國新說唱》里,一位選手在即興發揮時說唱道,“我才是真高度,吳老師穿著增高墊。面對調侃,吳亦凡瀟灑回應說當天的鞋有一些外增高,但自己從來不穿增高墊,畢竟180+的身高,也實在沒什么穿的必要。

    這個場景不禁令人想起“相貌平平古天樂,普通男孩梁朝偉,全班最丑郭富城”這樣的互聯網名梗,正因為有足夠的自信,所以無論怎么被調侃都沒關系。

    然而如果把增高鞋墊的問題拋向更廣大的男性群體,那么得到的回應可能只有禮貌而不失尷尬的微笑了。畢竟身高是很多男人心里永遠的心結,增高鞋墊也是眾所皆知的秘密。尤其是在平均身高低于歐美的東亞,身高更成了很多人的執念。

    如果能長高xx厘米,我愿意xxxx”是很多人內心默默祈愿的句式,然而在25歲停止長高以后,這個愿望也許只能寄希望于神燈精靈的出現。

    為了變高,男人們有多拼?

    “如果家里存款只有5萬,你會選擇每年拿出2萬給個子很矮的兒子打增高針,直到他十八歲嗎?”

    這個問題最近在直男社區虎撲引起了討論。在回帖中,不少人奉勸樓主根據經濟情況量力而行,但更多人則表示咬牙也要打,甚至有人現身說法,表示“身高真的是一輩子的自信”“不開玩笑,我愿意用二十年壽命換20厘米身高。”

    所謂的“增高針”,實際上是通過對自身生長激素分泌不正常的兒童注射生長激素,來幫助其實現快速長高。

    最有名的例子可能要數球星梅西。他在11歲時就被診斷出因為生長激素缺乏導致的侏儒癥,13歲時的身高也只有1米4左右,相當于8歲兒童的標準。

    后來巴塞羅那俱樂部為梅西提供了每個月900美元的治療費用,幫助他注射生長激素解決身高問題,一年之內讓梅西長了16cm,并最終長到了170cm,取得了世界矚目的職業成就——盡管如此,在大眾標準中仍不算高的梅西,還是會因身高被調侃,比如一個流傳甚廣的段子:梅西和C羅同時掉進水池里,你會先救誰?誰也不救,把水池的水抽到一米七就行。

    根據中國兒童少年基金會2017年發布的《中國兒童身高管理現狀調研報告》,91.2%的父母希望男孩長到175厘米以上。

    增高針并非沒有副作用,注射不當可能會導致內分泌系統紊亂,疲勞、乏力、虛胖等癥狀,但對于家長來說,能夠在孩子骨骼線尚未閉合時幫他增高,仍然是令人心動的治療手段。因為一旦骨骼線閉合,增高可能要面臨更大的風險。

    對身高感到遺憾、但已經停止長高的男人,應該都聽說過江湖上神秘的傳說,“斷骨增高”手術——一種先把腿打斷,再實現骨延長的方法。恢復期大約三個月到半年,之后還得進行長達一年的復健期,重新學習走路。

    手術初衷是為了幫助腿部殘疾者,但目前也被廣泛應用于整形美容領域。

    手術一旦成功,就可以幫人逆天改命,增高7-8厘米。但很多醫療機構沒有說的后半句話是,手術一旦失敗,輕則神經受損,重則癱瘓。

    因為極高的風險性以及此前曾出現過的失敗案例,目前國內明令禁止將這種手術應用于整形美容領域。不過如果你不差錢,可以選擇海外的醫療機構進行手術,但得先準備好一筆巨款,光手術費用(不算住院、食宿等)就可達60萬-100萬人民幣。

    此前在《創造101》中,曾有過韓國練習生經歷的選手陳芳語就爆料說,在韓國娛樂圈,不少身高不夠的藝人都會選擇斷骨增高。

    不只是藝人,民間也有不少人躍躍欲試。百度“斷骨增高”貼吧擁有3200+關注者,發帖累計2.3萬+,不少“腿友”都在這里分享自己的手術經驗。

    不過對于大多數理性(且慫)的人而言,斷骨增高終究只能是個傳說。巨額的費用和風險,以及難以想象的痛苦都讓人望而卻步。因此,安全增高成了大多數人的首選,而安全增高的重中之重,就在鞋。

    市面上可以買到的隱形內增高,高度一般在2-5厘米不等。一個不是秘密的秘密,男明星在公開場合露臉時為了更上鏡,鞋子里往往都是有內增高墊的。

    即便大咖如唐尼,在出席活動時,一雙內增高快要突破極限的增高鞋仍然是必備。

    和內增高搭配的鞋子也很有講究:淺口鞋是放不下一塊磚頭了,增高3厘米左右就是極限;高幫運動鞋和切爾西靴子這類款式,搭配厚底內增高會更高。

    更簡單粗暴、立竿見影的方法是直接上外增高。在球鞋增高屆,一雙Nike LeBron 16(詹姆斯16)可以說難遇敵手;

    而和男人們心意相通的時尚界這兩年涌現了不少堪稱外掛的時髦鞋款,直接幫助男人們實現身高階層跨越。如果覺得厚底鞋太過笨重丑陋,你也可以選擇老爹鞋或是“鞋外有鞋”。

    說起來,男人們對身高的追求可能比女人更早——歷史上發明了現代意義上第一雙高跟鞋的并不是女人,而是一個著名的男人:同時追求時髦高度和權力高度的國王路易十四,他被稱為“紅底鞋之父”。

    為什么男人們如此焦慮身高?

    男人的身高是一門玄學:170=168,175=172,178=175,180=175。隨著這幾年對男人身高的期待值不斷增高,互聯網戲謔三等殘廢的標準也由170以下通貨膨脹到了180以下。

    無論是在婚戀市場還是就業市場,雖然能力、人品等也是重要考察條件。但不可否認的是,長得高的男性在同等條件下往往會獲得更多親睞——畢竟世間能有幾個杰克馬?

    “高帥富”組合

    數據也在證實這一點。在其他條件不變的情況下,男性勞動者身高每增加1厘米,小時工資會提高4.81% 。《英國醫學雜志》的一項研究結果則顯示,擁有導致較高身高基因的男性,相比沒有這個基因的男性,每年的家庭平均收入要高出4175美元。

    高處的空氣一定更好聞嗎?并不是。但是挺拔的身材的確能讓人獲益。

    1988年的總統大選辯論中,老布什的競選團隊精心策劃并刻意拉長了老布什和競選對手邁克·杜卡基思握手的時間,來體現老布什的身高優勢,最終老布什成功贏得競選。

    在大眾刻板印象中,長得矮會給人以幼齡感,隨之而來的是“能力低”、“沒有安全感”等等附屬標簽。這是自人類原始社會開始就根植在基因里對于更能捕捉到獵物、抵御敵人的偉岸系男子的崇拜,并在當代生活中不斷得到加強。

    從小開始,無論是軍訓還是出廣播操,要求學生按照身材高矮的順序列隊都是一個被廣為接受的現象。高個子的人總是會被作為“排頭”,而矮個子則排在倒數,排隊方式也是“向高個看齊”——很少有人質疑這種安排。雖然這么做是為了追求整體的美觀和有序,但是以身高來劃分人的方法卻潛移默化形成了我們對于身高的崇拜。

    在心理學著作《身高與污名》中,心理學家雷斯理.瑪代爾與亨利·比勒曾做過一個研究,要求學生評估不同身高的男子的心理與生理的諸多特質,結果無論男女,都認為身高不到165cm的男性比較不正面、不安全、不陽剛、不成功、不能干。

    這勢必會形成一個惡性循環,因為身高而影響了自信、機會與能力,進而帶來了收入、人際交往的差異,從而進一步放大自卑和負面情緒。

    說到這里,再看那些為身高而心甘情愿納上智商稅的男人們,也稍許能夠理解了,甚至有些心疼。

    他們不僅下單高額但實際效果成謎的增高鈣片、增高偏方、增高儀器,還不惜求助于一些打著科學長高旗號、但明顯是空手套白狼的“身高管理機構”,這些機構美其名曰哪怕骨骼線閉合也能增高,連骨科醫生聽了也只想笑。

    男人的形體焦慮,一點也不比女人少

    所謂形體焦慮,是指認為自己的身體不符合社會和自我的期待,因而產生負面消極的自我認知。

    形體焦慮似乎和女性緊密掛鉤,畢竟隨便刷刷朋友圈,你就可以看到一票把頭像換成“不減十斤不換頭像”,或是一邊發美麗自拍一邊感嘆自己還是不夠瘦的女性朋友。

    由古至今,女人們為了變得更美更瘦所付出的努力無需細數。但實際上,在盛行“顏值即正義”信條的當代,男人們的形體焦慮一點也不比女人們少。

    除了身高問題, 普遍困擾男人們的形體焦慮還包括脫發、肌肉形態以及生殖器尺寸等等。

    如果說脫發多少和遺傳以及雄激素等先天因素有關,力挽狂瀾也很少能阻止潮水退去形成地中海,就算植發也得依賴于存活率。但是體型則完全是主觀能動的,只要愿意下功夫,就能看到效果。那句話怎么說來著,“連自己身材都無法控制的人,何談控制人生?”

    這句話成了加在男性身上的一把“男性氣質”枷鎖。勤快地去健身房、午餐只吃雞胸肉和西蘭花還算是一種良性結果;另外有一部分人因對肌肉大小形態不滿,轉而陷入強迫性節食或服用蛋白粉,從而導致進食障礙等惡性結果。

    夢想成為完美肌霸,雖然聽上去沒有身高焦慮那么局促,但某種程度上也是一種形體焦慮。

    一些男人通過飲食和鍛煉練就了不錯的身材,但是遺傳基因也決定了肌肉線條和維度無法更進一步。為了打破“天花板”,他們轉而尋求身體整形手術的幫助,這也是近兩年腹肌手術熱度只增不減的原因。

    而這種焦慮在男同志群體中更為明顯。說健身房“十男九gay”也許稍顯夸張,但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一項調查中確實顯示,在11.6萬名男性樣本中,約有20%-40%對自己的外表不滿,其中同性戀男性感受到的壓力更大,并有更高的整形手術傾向。

    一方面,長期被污名化的同性戀群體渴望展現更陽剛的傳統意義男性形象,來克服作為性少數群體而承擔的社會壓力,這或許可以理解為一種自我物化的過程;

    另一方面,在gay圈,健碩的體型也往往更容易吸引到他人。在男性交友軟件上,不僅隨處可見秀色可餐的身材自拍,在填寫個人簡介時,你也需要向他人明確你的體型范圍究竟是苗條還是肌肉,粗壯還是高大。

    回到前面那句話,不按社會標準來調整自己的形態,就真的意味著不足以控制人生嗎?未必。只是追溯形體焦慮的根源,我們會發現自己并不只是焦慮外形,而是由此牽扯出的人際交往、社會生存、職業發展等等問題——我們更多是在焦慮別人如何看待自己。

    我們仰賴于統一的分類標準為自己定義在社會中的位置,從而獲得一種潛意識的安全感。

    在無形的社會標準線下,我們區分出矮個兒男生和高個兒女生,胖子和瘦子,小鮮肉和老臘肉,網紅臉和高級臉,骨相美和皮相美,男性氣質和女性氣質……如果自己在安全線內,safe;如果自己超出標準,那就日夜焦慮,尋求解決方法。

    那2厘米的增高鞋墊,就是我們在填補內心和安全線的距離吧。


    撰文:醺子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可拔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或 在線舉報
來自:江南皮皮蝦258  > 社會
舉報
[薦]  原創獎勵計劃來了,萬元大獎等你拿!
猜你喜歡
類似文章
關于長高,這里有一些很成熟的小建議~
膽小慎點!實拍印度恐怖的“斷骨增高手術”現場
旗幟鮮明地反對斷骨增高手術
成年之后還能長高?只要你滿足這個條件…… [一點資訊]
專家辨析各類增高法
專家談矮小
更多類似文章 >>
生活服務
二分彩是骗人的吗